龙应台:谜

  安安的妈妈是个中国台湾人,从安安出世那天起,就一直只用国语和孩子说话,句子中不夹任何外语。安安的爸爸是德国人,讲标准德语,所以安安与爸爸说德语。然而爸爸和妈妈彼此之间说的是英语,没有人教安安讲英语。

  一家人住在瑞士,瑞士人讲方言德语,就好像讲国语的人听不懂闽南话一样,德国人往往听不懂瑞士方言。安安在幼儿园里,跟老师和小朋友们说的是瑞士话。

  眼睛圆圆、鼻子圆圆、脸庞圆圆的小安安,就生活在这四种语言之中。那是什么光景呢?

  在幼儿园里,华安叽哩咕噜地自言自语,大眼睛的苏珊听不懂,她想:“嗯,安德亚斯一定是在讲中国话,所以我听不懂,等他妈妈来要问她看看。”

  在家里,安安自言自语发一个音,一个爸爸妈妈从来没听过的新音,妈妈听不懂,与爸爸打探:

  “是德语吗?”

  “不是。”爸爸说,接着问:“是国语吗?”

  “不是。”

  “那一定是瑞语了!”爸爸妈妈像合唱似地一起说。

  安安对父母的困惑毫不理睬,自顾自去捏粘土、做小猪。

  苏珊趁着妈妈来接孩子时问:“欧子是什么?”

  妈妈笑得很开心:“是‘猴子’!安德亚斯说的是中文的猴子!”

  然后妈妈问苏珊:“洛伊是什么?伟娄是什么?”

  苏珊解释:“是瑞语的“狮子”、“脚踏车”的意思。”

  晚餐桌上,爸爸(www.lz13.cn)恍然大悟地说:“啊,真想不到,同是德语,差别这么大。我根本没听过这种说法呢!”

  就这样,小华安使大家都很忙碌:苏珊学中文,妈妈学德语,爸爸学瑞语。所有的语言都学会了之后,大人才能完全听懂华安的话。爸爸略带安慰地说:“幸好他还听不懂英语……”

  

    银猫在线
  • 龙应台作品_龙应台散文集
  • 龙应台经典语录
  • 龙应台:目送
分页:123